小霓子

【忘星辰(一)】#晓薛#

*沉迷于开坑,永远不知道下一话在什么时候更新。

*谨慎入坑哦?

*OOC!!!

*狗血!!!


我命不久矣。

薛洋躺在床上,他的断臂传来的疼痛感和失血感他也清晰地感受到,但是,比不及心口针扎一般的痛。

我命不久矣。

他想着,抬眼入目的天花板是破旧的房顶,他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,不过,在哪里都一样,他已经离晓星尘很远很远了。

没有人会懂得他的执念,所有人都觉得他十恶不赦配不上清风明月。可是,却恰是这一群人,逼得他坏事做绝。曾经他曾嬉笑自己肯定是祸害遗千年,想来也是不对,而这正是他落得什么都没有的下场让他晓得的。

我命不久矣。

他闭上眼睛,他还是想念晓星尘的笑。只此一生,唯念一人。

曾经年幼的他也想过自己可以美好,但是断指之痛已深入心脏,是,他灭了常氏全门,但谁又能说他们何其无辜,但谁又能说自己没有参与。世人如此,没有谁真正无辜,没有谁能够说自己没做过坏事。

眼前晓星尘的脸慢慢浮现,白巾覆眼,唇边浅笑。倘若他的晓道长,眼睛不盲,或许不会吧。他贪恋那段被他偷来的几年时光,他贪恋着晓星尘给他的温暖。但是,终究是他,是他,让这一切都破碎掉的。

我命不久矣。

他手覆在心脏上,若能再来一次,他便不再去找他了罢,清风明月,就该永远是清风明月,不该再同他这等小人厮混在一起。

是,他还是难以忘怀晓星尘自刎之痛。

太痛了,让他坚持了十数年的铁石心肠都全部断裂,惨不忍睹。晓星尘的温柔,真是温水煮青蛙一般,若再有一世,他可不能再点进这温柔陷阱里,痛,痛一世就好了。

我命不久矣。

[小友。]

是谁在唤他旧名,无非是那永不回头的人罢了。

[阿洋。]

啊,这才是我的名字。

[阿洋。]

我在这里,你要,带我走么?

一切不过幻象罢。


“大爷!您就行行好罢!我这小摊子,也就这一个罢了呀!”

吵得要死,薛洋一睁眼就是眼前的景象,那酒酿汤圆的小摊摊主抓着他的裤腿,吵得他心肺疼。

而他自己的手还高高地举着,做打人状,只是那一瞬,他便清醒了。

他呼吸重得要死,他大抵也忘不了,他是在哪儿被晓星尘抓上金麟台的。他松了手,朝四周看,周围的人也只是围观着,有的甚至还嘴角噙着笑,啊啊,他们口里倒是一直喊着他坏,但却没有一个人要来阻止他。

可他也不能在这里待着了,晓星尘该来了,他得马上离开。

他甩开地上的摊主,正是要跑的时候,却被人拦腰扛起,腹部顶在肩膀的感觉真是叫他刚刚吃下肚的酒酿汤圆都要呕出来了。

眼前所见不过白衣飘飘。

仙风道骨。

〔清风明月〕。

看来还是逃不过这一场金麟台“出糗”的宿命。

“薛洋,随我同去金麟台吧!”

果真清风明月,正义的使者,单纯得愚蠢,他怎么还能够相信金麟台上会有人真正想宽扶正义?

啊,他还不是那个晓星尘,还不是。

他还没有把眼睛给宋岚,他还没有到义庄去,他也还没有羞愧自刎而死。

他不会是自己的晓道长。

能够重来一次,他已然欣慰,能再见他一面,他已经足够。只是,这一生,最好永远都不要再见了罢。

结果也是可想而知,他的恶友还需要他,不过制造了一点假象,就将他放了。哪怕被所谓侠义之士追杀,他也决意不再往义城的方向走,他已然不愿再如同上一世般受折磨。

尽管他和晓星尘的相遇确实巧合,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的确确是抱着报复和捉弄的心理去接近他的,可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他或许贪恋那段美好,他也确确实实掉进了自己一手策划的陷阱里去了。

这一生,他没有毁掉宋岚的道观,足够了吧?晓星尘不会没了眼睛,足够了吧?他薛洋,也不会再遇见晓星尘了,足够了吧?足够了吗?

那便不要再同以前一样了。


他往反方向走,他受了重伤,面上没有血色,可他嘴上依旧挂着笑,释然的笑。他不再欠晓星尘,今后晓星尘都再与他无关。

夕阳残血,他扶着一株老树,远远地眺望,这一次,没了晓星尘的救助,他会死么?

死了便罢。

他体力不支,倒坐下靠在老树边。眼前的一切愈变模糊,失去意识前,只见眼前一片白。


评论(3)

热度(30)